台北市電腦公會理事 李立仁先生
現任台灣 IBM 全球企業諮詢服務事業群合夥人

在歷經產業斷鏈、國家封鎖、終端市場衰退等一連串的衝擊後,企業經營者對於是否能從龐大的資料量中,萃取出具備能見度和正確性的資訊,洞察未來的變化,並且快速地做出決策,是存在著深深的焦慮。即使是已經在數位轉型先行一段時間的企業經營者,在思考公司治理應該朝那些方向更為精進時,似乎都有著共同的答案,那就是:資料平台的建立和治理,關係到企業是否能朝更佳全球運籌模式邁進。

企業經營者對於無法建立底層資料平台,進而大幅削弱企業治理能力的焦慮,應該是來自於內部有著眾多的事業、營運等單位,但都各自有各自的資料標準,甚至許多資料並不在資料庫中,卻散落在電子郵件、紙本文件中,難怪有許多製造業進行數位轉型的先驅者發現:如果打通了用來分析和治理的底層資料平台,將能讓數位轉型的各項努力更容易擴散和落地。

就以我們自身曾實踐過的資料治理道路來說,印證了包括資料標準再定義、企業組織再造和簡化等,都是必然的歷程。10 多年前我們就針對企業資源規劃(Enterprise Resource Planning,ERP)明確制訂出 15 大類、79 個分類子業務數據標準;也曾成立資料責任人論壇、資料治理委員會、資料審核委員會等組織;這段時期推動資料治理的成效,還包括我們的資料中心從 155 個減至 6 個,應用也從16,000 個降至目前4000 個左右。

簡單來說,因為曾積極探索資料治理,促使我們大幅簡化了基礎架構,也降低了管理的複雜度,甚至從資料模型、資料架構、資料品質、資料生命周期、資料標準、資料詮釋、主數據、資料安全等八個必須加以規範的基礎領域,和從政策、組織、流程、技術等四個可以讓資料治理落地的保障機制,歸納出「八橫四縱」的資料治理實施框架。

當這套資料治理實施框架擴散至其它企業,能讓以往企業每個季度召開跨事業單位的經營管理會議,都需要事前花費二個星期以上的時間、動用至少十個幕僚人員,才能整理出超過 200 頁、卻仍存闕漏和不正確狀況的各式開會資料,僅僅透過四頁面的資料儀表板(Dashboard),就能讓與會者從不同面向、維度帶出想要傳達、分析的經營管理資料,顯示扎實資料治理能發揮的功效。

接著讓我們將視野從單一的企業,拉大到整個產業,不難發現:一個能貫穿整個產業底層的資料平台,同樣關係到產業能否具備更強的發展實力。這也正是隨著企業紛紛朝向如智慧醫療等垂直場域尋找商機,愈來愈常聽到因為沒有共通的資料平台和標準,造成企業在發展垂直場域應用後,很難再進行擴散的主要原因。

從早期推動智慧製造的經驗中也可以得知,以前的設備都在專屬的協定中運作,是很難從中提取需要的資料,即使透過複雜程序或軟體,也只能取得破碎化的資料,形成智慧製造前行的最大障礙。而半導體產業積極推動包括設備硬體、軟體通訊協定、自動化系統等國際標準下,似乎也正是半導體產業能持續展現強勁發展動力的重要原因。

因此,不論是單一的企業或是整體的產業,若是「書不同文、車不同軌」,要想在這樣的環境下,進行企業的資料治理,或是進一步累積具備經濟規模的資料,衍生出更有前瞻性的應用,那無異緣木求魚。單一企業也許可以由企業經營者展現決斷力,從上而下地實徹建立底層資料平台的意志,對於一個產業來說,就需要政府協助或是一個強有力的產業領頭羊出面帶領。

其次,就像物流運輸業的資料,從工廠的出貨單、提貨單到保稅倉庫的入庫單、裝載到運輸工具時的資料等,原本就是很破碎、並不透通的文件流程方式存在。這時能讓所有參與過程者都能信任、分享,而且不需要大規模去改變參與者資訊系統的「區塊鏈(Blcokchain)」,就可以大幅提升整個物流運輸業對文件和資料治理的能力。隨著資訊科技不斷地發展,若能善用許多新興的資料處理技術,將有助於共通資料平台的建立。(原文轉自台北市電腦公會)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